Tag Archives: 群交

【我和鄰居換媽媽干】【完】

我、小文、小偉三家是鄰居,我們的父親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且都經常在外地。所以就我們三個男孩和母親們快樂的生活。

  這天傍晚,我放學回家,媽正在廚房做飯,我趕緊跑過去,一手摟著媽的身體,一手探進裙子,隔著內褲摸著媽的陰戶,親了媽一口:「媽,我回來了。」「乖,放好書包,馬上吃飯。」媽也回親我一口。

  我依依不捨回到房放好東西。這時,晚飯已準備好了,依偎著媽媽,我一手拿筷子吃飯,一手在媽媽大腿上摸來摸去。

  「乖,快點吃完飯,晚上有好節目。」「什麼好節目?」我停下來問。

  「晚上,我們、小偉和她媽一塊到小文家玩。你說好不好?」媽衝我淫蕩一笑。

  「哇,太好了!」我伸進媽裙內,狠狠按了一下媽陰戶。 吃完飯,媽開始收拾。看著媽被裙子包裹著的肥大屁股,以及動作時大乳房一抖一抖,真是臀波乳浪,讓我淫心大起。(三位母親中,我媽身材最豐滿,也最風騷。小偉媽高瘦,小文媽卻是長又得美又嬌小。)我實在忍不住,看媽媽做得差不多,脫下褲子,從後面抱住媽媽,將陰莖貼著媽媽軟軟的屁股。

Continue reading “【我和鄰居換媽媽干】【完】” »

超級亂倫家庭

今天呂紅剛一進門就看見自己的丈夫劉波和他的母親李花在床上操穴,劉波那又粗又大的雞巴正不停地在李花的大陰道里來回使勁地插著,「噗滋、噗滋」直響,小紅在門外看著,自己的騷穴也癢了起來。
李花嘴裡還叫著:「哦……我的大雞巴好兒子啊……你把媽的小騷穴都插爛了……對……用力啊……子宮都讓你給操穿了……快……媽的陰精快來了……」劉波邊操穴,也邊說:「媽,你的……穴可真緊啊……兒子的大雞巴都讓你給勒斷了啊……」李花淫笑說:「就你會說話,你爸可不說我的穴小,都說我的是大騷穴…… 啊……用力點啊……」劉波伸手捏住他媽的兩個巨乳,笑說:「媽……你的陰道里的水可太多了,我都使不上勁了啊!你看,我的雞巴毛都濕了……嘿嘿……改天我爸、還有小妹劉芳,咱來個家庭淫亂操穴大比賽……」李花淫笑:「好、好,都依你還不成不嗎?媽媽這陰道里的淫水還不是讓你這小子給插出來的啊!你還不快點把媽媽的大騷穴給操出精來……媽媽的子宮快開了……哦……」兩人都不說話了,狠狠地做愛著。
小紅看了、聽了這些淫話,肉穴裡也出了些淫水來,自己也想著前幾天和劉波的爸爸劉海操穴的事情,自己不禁手淫起來。

Continue reading “超級亂倫家庭” »

精彩的戶外操臀

_14_jpg

Continue reading “精彩的戶外操臀” »

五對夫妻的交換經歷

對方夫妻一個在醫院工作,一個在私企工作,他們有幾次交換的經歷,我想
這樣更好,至少我們都不是第一次,都很適應了。我們幾次打電話接觸下來,感
覺還可以,但我們還是僅限於打電話聊天,我們總是說見面,但是我和妻子還是
沒有最終定下決心是否見面。我們有時發郵件,有時上網。呂哥幾次誠懇地邀請
我們去天津,都被妻子以工作忙為由婉拒了。我得試圖說服妻子。

Continue reading “五對夫妻的交換經歷” »

海南兩家人交換了

一,初識
我叫周瑞,今年28歲,跟我那個死鬼老公結婚4年,至今沒有懷孕,到醫院做了兩次檢查,結果是我倆都很健康。老公倒是滿不在乎,說他不要孩子也無所謂,但是作為妻子的我來講,總覺得他家人的眼光怪怪的,心裡一直是個疙瘩。最近更是雪上加霜,老公跟我做愛的次數越來越少,以前起碼一週一次,現在快一個月一次了,要不是我主動要求,可能連這一次都省了,作愛對他來講就像是在例行公事。
我有個同事兼死黨,名叫林寶寶,也是28歲,可人家的孩子都已經快1歲了,有一次我問她:「你和你老公怎麼那麼能幹?結婚才1年就弄出個孩子。」
她得意地說:「我老公在那方面就是個畜生,天天和我那個,每天幾億精子殺進來,不懷上才怪!」

Continue reading “海南兩家人交換了” »

引狼入室(1-10完)

(一)

    老婆在半推半就之下,被福強性愛指導,並順利干入惠蓉陰道內射精後兩個
月,福強再次來電問候我。

    福強︰「志仁,好久不見,最近幸福嗎?我想明天去看看你,順便『乾乾』
嫂子,好嗎?」

    我說︰「你發音標準一點好嗎,看看嫂子可以,要干干嫂子可不行!」

    隔晚聽說福強要來,老婆刻意穿著較清涼性感,似乎想誘惑福強和她重溫舊
夢,她穿著一件低胸上衣和迷你短裙,裡面是粉紅色胸罩和內褲。滿心期待地在
廚房清洗碗筷。

    不久福強也大搖大擺地登門入室,看他身材依舊魁梧健壯,滿面春風。

Continue reading “引狼入室(1-10完)” »

紅杏新芽 (不出牆的紅杏)

五年了,我妻子還沒有生孩子,經醫生檢查過,她的身體有點完全不礙健康的小毛病,要做個小手術才會生孩子,嘿!既然如此,倒不如遲幾年再做了。

她︰朱杏兒,今年二十二歲,我去雲南聯繫業務時看中她,把她娶到香港來了。

我︰凡小煩,今年二十五歲,有人叫我小凡,也有人叫我小煩,都沒錯,總之不是那個沒事就來元元砍非情色故事的凡老頭,不過,那老頭已淡出,不會常來了吧!

不過,話說回來,要在元元佔一個欄目,當然是寫點『色』的啦!鬼不知這是個好色者出沒的地方,言歸正傳了。

阿杏最得我心的就是人品善良,樣子俊秀,手腳勤巧。

她很會照顧男人,衣食住行,無微不至,十足我丈母娘似的,事實上,我是先認識我丈母娘的,她徐娘半老,風韻全存,床上風情…噢…與本故事無關,節省篇幅了。

不過,說無關嘛!還是有點兒關係的,就是阿杏床上的風情很成問題,她要是有他媽的一半都算好了,就是沒她媽的十份之一!

初時,我並不為意,以為女人嘛!總是扮矜持,一回生,兩回熟,日子久了,還不個個都是淫娃蕩婦,如狼似虎!

Continue reading “紅杏新芽 (不出牆的紅杏)” »

吾妻正斗

(一)

大除夕的尖沙咀東部,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大廈外牆上面的聖誕與新年燈飾在互相爭 鬥艷、金壁輝煌,把一片令人目眩的七彩霓虹 往四周,將地面映照得如同白晝。樹叢中閃閃發亮的小燈泡,佈滿得像天上點點繁星,密密麻麻、金光燦爛。街上遊人如 ,車水馬龍,瀰漫著一片歡樂的節日氣氛。

妻子阿珍輕挽著我手臂,兩人沐浴在五光十色的幻彩下,愉快地向著香格里拉酒店信步走去。我斜著眼向她悄悄偷望,完美得無瑕可擊的一個俏嬌娃,像小鳥依人般緊靠著我肩膀,臉上帶著艷麗得令人不敢直視的笑容,在這如詩似畫的良辰美景中,跟我雙雙對對、如影隨形地漫步,溫馨得羨煞多少旁人!

她穿著一套杏黃色的露肩長裙,腿上是一對淺啡色的獍皮反統長靴,脖子上掛著的一串碎鑽項鏈,襯起耳垂上一對紅寶石鑲碎鑽耳環,更顯得耀目生輝;一頭青絲經過刻意打理,烏黑潤澤、整齊不紊,全都捋到腦後,捲成一團圓圓的小髻,配著鵝蛋形的粉臉,清秀可人;彎眉長睫、紅唇艷抹、水靈靈的大眼睛,性感誘人的小嘴……,連我自己亦不禁在暗地裡偷偷嚥下幾口口水。

今晚是同學會在香格里拉酒店舉行的每年一度除夕餐舞會。離開大學好幾年了,同學們大多都已成家立室、事業有成,平時各有各忙,難得碰頭一次,故大夥兒都藉著餐舞會來一次聚舊,互相瞭解一下近況,當成是一年將要結束的慶賀日子,往往玩得像嘉年華會般熱鬧,個個盡慶而回。

站在酒店大堂等電梯的時候,四周的男男女女都向我這個艷光四射的妻子投以稱羨的目光,讓我心裡湧起一股無名的快慰,全身飄飄然,滿足得昂首挺胸,就像釣魚的人釣上了一條大魚,展示在眾人面前,迎接著攝影機此起彼落的閃光燈耀目光芒,驕傲感與成功感集於一身。

Continue reading “吾妻正斗” »

夫婦樂園續

我和太太已經結婚快七年了。結婚時我十九歲,她才十七歲。那時我太太很漂亮,而且對我千依百順。蜜月的日子裡。我每天都和她造愛。就連她來月經的日子裡,她也讓我在櫻桃小嘴裡發洩。

幾年來我們倆夫婦卿卿我我,每逢和她同床,就想把我的陽具侵入她的肉體。她也總是對我小鳥依人,溫柔體貼。當然,我並不再每天晚上都射精,有是 是把粗硬的大陽具塞在她的迷人小洞,直至睡著而滑脫。

儘管我對太太旦旦而戈,她並沒有被我玩殘,仍然是那麼青春美麗。經醫生檢查,她是不育的。由於沒有生過孩子,她的身材一點兒也沒有變樣。乳房仍然像以前那麼堅挺。陰道保持著新婚時那麼緊湊。目前與新婚有少許分別的,就是她現在和我交合時,陰水的分泌要比以前多一點。當我的陽具在她陰道裡抽送而令到她興奮的時候,倆人器官交合的地方就會發出一些令人好笑的聲響。

今年新春期間,我和太太到泰國旅遊,認識了一對郎才女貌的年輕夫婦。他們倆人都很外向,和我們有說有笑的,彼此間十分投契。

女的叫依娃,樣子甜美,身材勻稱。平時穿著非常性感。泰國的天氣炎熱,她上身 穿背心。下面有時穿短裙,有時穿極短的運動褲。一對很美麗的肉腳上 套著對日本拖鞋。我也抵擋不了她的誘惑,經常偷眼欣賞她的丰姿。

依娃最誘人的是胸前一對豐滿尖挺的乳房,我發現她從來不帶胸圍。稍一彎腰,白嫩的乳房即半露出來。還有她那修長的大腿和玲瓏的肉足。我很想把她那雙細白的嫩腳捧在手裡仔細玩賞,

不過她畢竟是別人的太太。我也 能發發白日夢而已,不能像對我太太一樣,隨時都可以把她剝光豬來玩摸,甚至把器官塞入她的肉體。

依娃的丈夫叫傑青,也很英俊 脫。他經常藉故和我老婆聊天,看得出他對我老婆有好感。不過這一點我並不介意。幾年來,我身邊的男人,多數都對我太太好感。有的對我太太諸多挑逗,有些雖然不敢和她傾談,則偷眼注視,就像我現在對傑青的老婆一樣。所以有人勾引我老婆,我早已習以為常。

Continue reading “夫婦樂園續” »

爸媽的換妻俱樂部

一個令人神清氣爽的早晨,我與新婚的妻子小惠剛從法國度完蜜月回來的第四天,正親密的摟著躺在臥室的大床上面,小惠穿著黑色絲質性感內衣,遮不住她那性感的胴體,我只穿條內褲。

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及錄影機,昨天媽帶給我們婚禮當天的錄影帶,現在才有機會看。

我右手摟著小惠,一邊親吻著她的肩膀。

「咦,這不是我們的結婚典禮啊。」小惠疑惑的說著

「是啊,爸跟媽都在裡面啊。」

「可是媽當天不是穿這件衣服。」

「她可能後來又換了一件吧。」我不在意的說著。

在螢幕的一角,一對男女正在互相親吻著。

「奇怪,他們在作什麼,我不記的….」我也疑心起來

當鏡頭拉近,答案揭曉,男女正在激烈的接吻著,兩雙手互相探索著對方的身體。

鏡頭一轉,媽走向坐在沙發上的一個男人坐在他的大腿上,男人看來比媽年輕十幾歲,媽正跟他交談著,他的手放到媽的大腿上,並把媽的裙子拉到腰間,露出媽雪白的大腿跟黑色的內褲。

他們的對話被室內其他人的交談淹沒而聽不清楚,不過看得出來媽與男人談的非常高興,當鏡頭移進,我們看到男人的手在媽的大腿內側摸著,離媽的方寸之地不到幾公分。

我感到心跳加速,腦中轟轟作響,我敬愛的母親與爸以外的男人……。

「也許我們不應該再往下看….」小惠說著

「再看一下」我盯著螢幕說著。

鏡頭集中在媽的臉部,媽美麗的臉上是充滿快樂的表情,她的頭正左右搖擺著,嘴巴張著。螢幕中男人的手在媽的內褲裡面蠕動,很明顯的男人正用他的手指玩弄媽的肉穴。

Continue reading “爸媽的換妻俱樂部” »

第 1 頁,共 2 頁12